<delect id="l9lzn"></delect>

<var id="l9lzn"></var>
    <delect id="l9lzn"></delect>

    <delect id="l9lzn"><thead id="l9lzn"><ol id="l9lzn"></ol></thead></delect>

      <delect id="l9lzn"><thead id="l9lzn"><ruby id="l9lzn"></ruby></thead></delect><delect id="l9lzn"><progress id="l9lzn"><ins id="l9lzn"></ins></progress></delect>

         當前位置:主頁 > 在線留言 >

        致敬英烈|隱蔽戰線上的功勛朱楓:信仰無聲見忠誠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11-10 09:00   來源:未知   閱讀:

          從2014年開始,國家以法律形式將每年的9月30日設立為中國烈士紀念日。從那一年起,每年9月30日舉行紀念烈士活動已上升為國家意志。

          烈士,是一個國家最有血性的人,也是國家遭遇危難時勇敢挺身而出的人。一個尊崇英烈的民族,才是有血性、有希望的民族。那些以鮮血染紅旗幟、以生命點亮共和國黎明的人,那些以初心化為自覺行動、以生命踐行共和國使命的人,都值得我們永遠銘記。一品軒高手心水論壇

          2021年9月30日是中國第八個烈士紀念日。從這一天起,澎湃新聞連續八天推出“這盛世如你所愿”國慶致敬英烈特別報道,以彰其德,也足以慰后人。

          2013年末,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內,一座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建成,用以紀念1950年代在臺灣犧牲的黨的地下工作者,這是官方第一次以紀念廣場的形式公開紀念那段歷史,846個名字被鐫刻在石壁上。

          廣場中央佇立著四座英雄的雕像。四人同時于1950年6月10日在臺北“馬場町”刑場被槍殺,其中唯一的女性朱楓,是黨的早期隱蔽戰線斗爭中的杰出代表。

          作為黨和國家革命事業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,隱蔽戰線上的無名英雄們是黨的鋼鐵脊梁,是共和國的忠誠衛士。

          而朱楓,在江南女子特有的溫婉之外,多了一份勇敢和堅毅。雖然她永遠離開了我們,但她已化為人們心中一枚永不褪色的楓葉。

          朱楓又名朱諶之,1905年12月,她出生于浙江鎮海的一戶富裕人家,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。

          一位富家千金是如何成為革命英雄的?徐云初回憶,自己8歲那年的清明節,母親帶她去南京雨花臺烈士陵園瞻仰參觀,望著一排排烈士的墓碑,母親突然對她說:“你的外婆也是烈士,而且她犧牲得很英勇。”

          直到1990年6月29日,徐云初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“朱楓烈士犧牲40周年紀念座談會”。很多朱楓身前的友人和同事,共同追憶了很多關于朱楓的故事。也是從那時開始,徐云初得以深入地了解那段有關外婆的塵封歷史。

          1925年,還在寧波竹洲女子師范求學的朱楓,積極參加了反帝愛國運動,支援上海工人罷工。

          七七事變后,她毅然離家,參加浙東地區的抗日救亡工作。組織抗日宣傳隊、醫療救護隊,并出資開辦鎮海工藝傳習所,救濟戰火中流離失所的難民。

          1939年,朱楓把女兒朱曉楓送進浙江龍巖的臺灣抗日義勇隊屬下的少年團后,就跟著丈夫朱曉光去了皖南新四軍的隨軍書店工作。跟隨書店,神算子心水資料馬資料32期朱楓輾轉在浙江、香港、桂林多地,名為經營書店,其實做了不少對外聯絡和掩護的工作。

          朱楓于1945年加入中國,在聯豐棉布號和鼎元錢莊,以公方代表身份主管財務,提供情報,掩護同志。

          徐云初回憶,外婆和母親見面的機會非常少,每次見面都是來去匆匆。1946年5月的一天,外婆朱楓送母親朱曉楓去解放區。走到吳淞口碼頭,朱楓掏出一只金鎖片交給朱曉楓,讓她到了解放區要照顧好自己。“母親當時沒想到,這一走竟是永訣。”

          1948年秋,朱楓調任香港合眾貿易股份有限公司。1949年5月上海解放,朱曉光被派到上海工作,上海的一家人熱切期盼朱楓回家團聚。

          誰能擔此重任?華東局有關領導也有猶豫。在朱楓即將調回上海和家人團聚的時候,又讓她擔此風險,確有不忍。但是當時似乎已沒有第二個人選,而且時間緊迫,已容不得遲疑。華東局情報部領導找朱楓談話征求意見。稍作思考以后,朱楓還是毫不猶豫地表示服從組織決定,并立即寫了一封外人并不好懂的家書,告訴丈夫:“兄將外出經商,此去將有幾月逗留……”

          1949年11月27日,朱楓乘坐的海輪在臺灣基隆港靠岸。根據組織上的安排,朱楓在臺灣只能單獨聯系兩個人,一人是當時地下黨在臺灣的最高領導人蔡孝乾,一人是黨的秘密情報員、時任臺灣“國防部”參謀次長吳石。

          經歷40多天的出生入死,朱楓順利完成黨組織交給的任務,得到上級的指示:“速回。”正當朱楓沉浸在工作完成,即將凱旋的喜悅之中時,她萬萬沒有想到,厄運正在逼近。原來,在1949年底和1950年1月,地下黨兩名領導先后被捕叛變,供出了蔡孝乾。

          1950年的2月,幾經躲避的朱楓還是落入了魔掌。敵人原以為朱楓這個女子,一定會不堪一擊,但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,朱楓卻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堅貞不屈。

          為了新中國,含笑赴九泉。在被捕入獄120天后,朱楓昂首走向臺北馬場町刑場,穿著一身碎花旗袍,神情自若,態度從容。她與吳石等四人被槍決,身中數槍,壯烈犧牲,年僅45歲。

          “1951年,母親知道了外婆在臺灣遇難的確切消息,自此改名朱曉楓,作為對她的紀念。”徐云初說。

          由于隱蔽戰線斗爭的特殊性,朱楓犧牲后很長一段時期,組織上沒有舉行大規模的公開紀念活動。

          但對于母親犧牲的細節,朱曉楓一直在通過各種渠道了解。“媽媽最揪心的是外婆的遺骸在臺灣是如何被處理的,她一直想去尋找。”徐云初說。

          《朱楓傳》的作者馮亦同不僅收集了大量與朱楓有關的資料,也參與了尋找朱楓烈士骨灰的過程。

          9月末的一個早晨,已近耄耋之年的馮亦同在南京的家中接受了澎湃新聞的采訪。前不久剛做完手術的他身體雖然虛弱,但得知記者是來尋訪朱楓的故事,他還是欣然答應和我們聊一聊。

          朱楓就義前的照片照片上的朱楓被士兵五花大綁,平靜地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,她身上還穿著那件她平時愛穿的小花旗袍。

          畢竟是60年都沒翻過的骨灰罐,味道難聞、陰氣很重,即使是殯儀館的工作人員,也不愿意尋找。在朱宏源和友人在納骨塔中翻遍600多個骨灰罐的時,終于找到了朱楓的骨灰。當時朱浤源打開以紅漆寫著“77”的無主骨灰罐外套的白色編織袋,發現骨灰罐上寫著“朱諶之”的名字。經過仔細辨認,朱浤源發現骨灰壇上的“之”字有連筆,所以才會在后來被登記人員誤寫成“湛文”,確認這正是朱楓烈士的遺骸。

          朱楓的骨灰抵達寧波。 新華網 圖2006年馮亦同出第一版《朱楓傳》時,那時還沒有朱楓骨灰的下落。2011年朱楓骨灰安放故土之后,他終于完成了《朱楓傳》第二版的書稿。“我等了很多年,為這本書寫了結尾,那一章叫做‘回家’。”

        久久亚洲老熟女cc98cm,高潮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,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东京热,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网站